《亲爱的陌生人》 《除了你》

姜桦的诗

(一)

亲爱的陌生人

光线明暗交替

渐渐安静的白芦村

一个陌生人,她在期待我

用流水的姿势压住舌跟

省略掉一些词

省略掉作为名词的芦花

十月水边,盐蒿草渐渐红了

太阳落下,红月亮升起

大海边,季节进入了霜降

一轮纸做的月亮,在十月的滩涂

在盐蒿草低低的上空轻轻滑翔

我说出它的色彩、形状

却无法把持它升起来的速度

省略掉作为动词的鹤舞和鹿鸣

滩涂浩大,一群候鸟摊开翅膀

除了丹顶鹤,白枕鹤、灰鹤、长白鹭

还有沙鸭、震旦鸦雀和一只只东方白鹳

同一片水域同一片草地同一棵柳树

鸟鸣声此起彼伏起伏、密密纠缠

这个有着一轮莓红月亮的夜晚

头顶的天空,一丛丛星星

和水里的星星互为照应

省略掉这些,只留下滩涂

那些无需修饰的词,最后

站在月光下的一对陌生人

“百花炫耀,我的眼睛

因为这晃动而几近失明”

彼此素昧平生却如此惺惺相惜

一丛野菊,在星星的注视下

内心明亮而外表发暗

(二)

除了你

这个下午,在白芦镇

除了你,除了窗外

火焰灼烫的殷红水杉

除了水杉树上那两只

上下翻跃的黄嘴小鸟

我看不见更多东西

看不见那高过鱼塘的河水

被夕阳的余晖一寸寸压低

那些野柳树断裂的脚跟

浸在了滩涂黑黑的淤泥

那条曾经引领我们的小路

因为一只野兔惊惶的眼神

在很远的地方,突然迷失

看不见大片大片的盐蒿草

在夕阳的照耀下席地而坐

满地菊花在暮霭里落寞疾灭

仅仅是害怕惊扰了那些

水边觅食的丹顶鹤和野鸟

几只散发雄性气息的麋鹿

在面前的泥土里,深深地

插下一对尖锐的犄角

这个下午,在白芦镇

我的被野花灼伤的眼睛

看不见头顶的天高地远

只看见你!哦!陌生人

芦花飞扬,你站在远处

站在故乡纷扬的大雪中

(三)

在盐蒿草滩看见白色的月亮

天近暮暝。滩涂上的

盐蒿草突然低了下去

几分钟前那一大片殷红

已然一堆熄灭的灰烬

黑暗之上,一阵风吹过

那只豁嘴的兔子蹲在路边

一轮白月亮有一些浑浊

摇摇晃晃,升了起来

起初,那月亮纯粹

被一支芦花用力顶着

深秋时节由紫转白的芦苇花

一个美人逐步消解着她的脾气

小美人,小脾气,而我

就站在离她不足百米的地方

一轮白月亮带着流水细密的皱折

黑暗中的鱼闪着并不常见的亮光

与天空紧密连接的大地

因为海,笔直的路已走到尽头

只留下:半个月亮挂在天上

半个魂灵俯视着人间

(四)

搬运

秋天为我搬来这大地之美

粽红的水杉林、金黄的大米草滩

翠鸟停在一根弯曲的树杈上

偶尔的鸟鸣,很好地

保留了渐渐褪去的绿色

搬来野菊花,几小片落叶旋出的

秋天印迹,大地的眼神四处飘飞

下午四点,太阳光明显在收缩

它没有忘记,漂浮的云彩

正期待着被镏出一道金边

搬来几道波纹。水波停在河面

流水的速度,缓慢、收敛

半明半暗又恰到好处

一卷诗书,翻过几页又合上

那些句子,却原来早印在心底

微微的雨点,那么轻地

就拥到了我的脸颊我的脖子

那么多述说秋天的好句子

我的嘴巴嗫嚅了半天

竟没能说出其中之一二

因此,只能亲自来到你身边

从一棵草木一株小树开始

从一粒鲜艳的沙棘果和一朵棉花开始

我搬来的这秋天的万事万物

象久别的亲人,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五)

小蟛蜞之歌

这就是界末日的预言?

跟着夕光,怀着不愿说出的

心事,海一点点低下去

一群星星退上软软的浅滩

爬行的速度,比月光要慢

一只小蟛蜞,口里含满了海水

含着盐蒿丛里几只水鸟的声息

一轮月亮经过,小蟛蜞的月亮

它几乎透明的身体,能否

藏得下一个繁星满天的夜晚

黄昏过后,月亮渐渐升起来

海,一点一点地退了下去

滩涂,那些芦苇黑暗的根部

小蟛蜞,仅比指甲大了一点点

身后竟跟着一个完整的大海

一只蟛蜞从夜晚分离出来

左脚踩着凉到内心的海水

右边挂着纸片薄薄的月亮

一半在水里,一半在岸上

头顶的星空,摇摆不定

(六)

在秋风里飞

秋天的大地
总会有一束束光在飞
芦花深如海,支支穗絮温暖绵柔
一群飞舞的鸟儿口衔干净的草籽
眼里,倒映着远方宽阔的水岸

鸟在飞,那些鸟儿不说话

不是不想说,是怕说不完
从遥远的北方一路飞来

八千里路云和月,那些日子

风霜雨雪早已塞满它们的嗓子

但它们的胸膛是炽热的

象脚下遍地生长的盐蒿草

表面上平静、安详、沉默
某一刻,火焰激情的内心

一定要燃烧、升腾起来

秋风里,三只鸟儿在飞
三只鸟,三只丹顶鹤
一路披星戴月、历雨经霜

它们不善言辞,只用翅膀
一点一点抬高故乡的天空